<output id="csyhu"></output>
  • <address id="csyhu"></address>
      1. 返回主站|會員中心|保存桌面|手機瀏覽

        《辦公室業務》雜志

        雜志等級
          期刊級別:國家級期刊 收錄期刊:萬方收錄(中) 上海圖書館館藏 國家圖書館館藏 知網收錄(中) 維普收錄(中)
        本刊往期
        站內搜索
         
        友情鏈接
        • 暫無鏈接
        首頁 > 雜志論文 > 古代公文用詞例析(上)
        雜志文章正文
        古代公文用詞例析(上)
        發布時間:2018-02-04        瀏覽次數:451        返回列表

        隋文帝時,幽州總管燕榮性情殘忍酷虐,動不動就鞭撻身邊的工作人員,并且往往要打上千下才肯罷手。有一年,觀州長史元弘嗣被調到幽州做長史,他怕受到燕榮的鞭撻侮辱,就堅決推辭不干。隋文帝發了一道詔令給燕榮,說:“弘嗣杖十已(以)上罪,皆須奏聞?!毖鄻s氣憤地說:“這小子怎敢耍弄我!”于是派元弘嗣監管收儲糧食,風吹走一糠一秕,他都要責罰元弘嗣。每次鞭打雖不滿十下,但有時一天要打好幾次。元弘嗣受盡皮肉之苦,卻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資治通鑒》卷一百七十九)。

        隋文帝下文的本意.是勸誡燕榮不要隨意打人.這一點是很明確的,也是很好的。但隋文帝實在太糊涂,在詔令中居然寫出了這種混帳話,說什么打十下以上,必須向朝廷報告,言下之意,打十下以下,燕榮豈不是可以為所欲為?燕榮正是抓住這一紕漏,才更加殘酷地打擊報復元弘嗣。

        寫公文,發指示,一定要用字精密,表述準確,使下面執行無誤。

        一次,唐太宗想送些櫻桃給酅公,但又想不出用什么得體的話來致詞。因為皇帝送東西給一般的官員,詔書上都用“賜”字,但唐太宗覺得對這位酅公稱“賜”則有些看輕他了,反而會使他不高興;如果稱“奉”,又把自己給貶了,自己的面子沒處放。唐太宗感到很為難,于是把秘書監虞世南找來,問他該用什么詞為好。虞世南略一思忖,即回答說:“以前梁武帝蕭衍送東西給齊巴陵王時,詔書上稱‘餉’?!碧铺谂氖址Q好,立即采用了(《隋唐嘉話》中)。

        君臣之間通信尚且要用字準確,寫作外交文書更是要字斟句酌。慶歷年間,發生在北宋與遼朝之間有關國書中究竟用“獻”字還是“納”字的這一爭論,就是一個很有力的證據(《續資治通鑒》卷四十四)。

        劉嗣明做翰林學士時,曾奉命起草了一份《皇子剃胎發文》,文中用了“克長克君”一語(這里的“克”是勝任的意思)??啄坷粼趯徸x時,認為這句話欠妥,于是找到劉嗣明商量,請他改換成別的說法。劉嗣明說:“這句話不會有錯,是說皇子長大以后可以為長可以為君的意思,是一句很好的祝頌語,不會有錯的?!笨啄坷魠s拱手勸說道:“您解釋的意思雖然很好,但宮內的八讀文書可不會這樣理解。他們最忌諱,‘克長克君’也可理解為‘既剋(克)長又赳(克)君’(這里的‘剋’是制勝的意思),是絕對不能用在文書中的?!苯涍@么一提醒,劉嗣明才恍然大悟,于是“悚然亟易之”(《容齋隨筆》卷十五)。

        宋寧宗嘉定六年(1213)正月十八日,簽書樞密院事字文紹節去世,人們普遍認為是一個姓王的醫師用藥失誤害死了宇文紹節。宰相史彌遠帶領朝廷高官前去吊唁,命南宮舍人李師普起草祭文,末句說:“[來自www.lW5u.coM]云誰過歟?醫師之罪?!毕喔畷魪埲招轮`寫祭文時,覺得這句話用詞欠妥,便對史彌遠說:“既是誤投藥劑,豈可謂之醫師?只當改作庸醫之罪?!笔窂涍h認為很對,同意改過來(《癸辛雜識》別集下)。

        嘉定元年(1208)三月宋金議和時,翰林學士院起草了一份關于休兵的詔書準備發布,其中有句話說:“國勢漸尊,兵威已振?!睆埲招庐敃r在翰林學士院工作,同時兼任史彌遠宰相府書司,他看了這份詔書后,覺得這句話不妥,便私下里對史彌遠說:“國勢漸尊之語,恐貽笑于夷狄,不當素以為弱也?!笔窂涍h肯定了他的意見,并向撰寫這份詔書的學士轉達了張日新的看法,從而改換為更貼切的詞句(《癸辛雜識》別集下)。

        嘉靖四年(1525)秋天,昊廷舉由右都御史改任南京工部尚書,他不愿意做這種有職無權的閑官,于是拒絕上任,并稱病要求回家休養。明世宗知道他是在鬧情緒,馬上派人傳話,進行勸慰和挽留。吳廷舉卻再次呈上書面報告,堅決要求離職休養。為了表明他已經厭倦官場、無意官位的堅決態度,在辭職報告中,他用故作輕松的口氣,有意引用了唐朝詩人白居易和宋朝詩人張詠的一些俏皮詩句,用語非常詼諧有趣。在報告中,他甚至還多次使用了“嗚呼”二字來加重語氣和表示感嘆。明世宗認為吳廷舉既不懂得做臣子的禮節,又心懷怨氣,于是當即勒令他走人(《明史·吳廷舉傳》)。

        隆慶初年,海南知縣詹仰庇調任御史。此人性鯁直,敢進言,雖以“直節負盛名”,但也得罪了不少人。有一天他巡視完十庫(這是御史的職責之一),因大生感慨,便上疏勸隆慶皇帝朱載重戒奢習儉,并批評宦官恣意漁獵百姓。疏中說:“再照入主奢儉,四方系安危。陛下前取戶部銀,用備緩急。今如本監所稱,則盡以創鳘山、修宮苑、制秋千、造龍鳳艦、治金柜玉盆。群小因乾沒,累圣德,虧國計。望陛下深省,有以玩好逢迎者,悉屏出罪之?!保ā睹魇贰肪硪话偃┗鹿俦緛砭屯春拚惭霰?,現在這道疏文一上,對他更是恨得要命。剛好詹仰庇一時筆誤把“照”字用于[來自wwW.lw5u.coM]疏文中,于是被宦官抓住把柄,告他對皇帝“大不敬”。隆慶皇帝對詹仰庇屢次犯顏直諫也很惱火,現在他居然敢“照及天子”,自然要狠狠地整治他一下了。結果詹仰庇不但被打了一百棍,而且削職為民,處罰可謂不輕(《明史·詹仰庇傳》)。

        宦官告詹仰庇“再照入主”一語為“大不敬”,雖說是挾嫌報復,但并不是沒有道理。因為“照”是察照、比照之意,通常只能用于對同級或下級的文移、文誥中,詹仰庇的上疏不僅是上行文,而且是直接寫給皇帝看的,文中用“照”字,確實很不得體、有失敬意。他受這么重的處罰,雖說另有原因,是老賬新賬一起算,但因“照及天子”而得禍,也是不奇怪的。

        上面寫到的這些例子,無不告訴我們:語言準確和得體,是公文的生命。公文用詞,字字干鈞。不管是“為求一字穩,耐得半宵寒”、“吟妥一個字,捻斷數莖須”的古訓也好,還是“一字人公文,九牛拔不出”的警句也好,講的都是寫作公文必須字斟句酌,反復推敲、錘煉、琢磨,以達到確切、得體、生動、準確之目的。

        “百煉為字,千煉成句?!苯涍^努力,公文作者自然就不會再犯“照及天子”這種低級錯誤了。

        (作者單?。航魇〖Z食局)

        河南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