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csyhu"></output>
  • <address id="csyhu"></address>
      1. 返回主站|會員中心|保存桌面|手機瀏覽

        《學術論壇》雜志

        雜志等級
          期刊級別:CSSCI南大核心期刊 收錄期刊:CSSCI 南大核心期刊(中文社會科學引文索引)(含擴展版) 萬方收錄(中) 上海圖書館館...
        本刊往期
        站內搜索
         
        友情鏈接
        • 暫無鏈接
        首頁 > 雜志論文 > “經濟人”內涵的嬗變:在實證與規范之間
        雜志文章正文
        “經濟人”內涵的嬗變:在實證與規范之間
        發布時間:2018-02-08        瀏覽次數:459        返回列表

        張勁松

        [摘要]經濟學理論的規范與實證兩種范式之分對“經濟人”內涵的嬗變產生了深刻的影響。在古典經濟學時期,“經濟人”概念既有著深厚的經驗基礎,又受到傳統道德行為的約束。實證經濟學把“經濟人”概念與道德倫理完全割裂開來,個體被抽象為追求利益最大化的“經濟人”。規范經濟學強調倫理道德和價值規范在人性假設中的重要性。只有把實證與規范兩種范式結合起來,“經濟人”概念才既可以作為科學研究的對象,又能準確地描述具體社會歷史條件中的個人。

        [關鍵詞]經濟人;規范;實證

        [作者簡介]張勁松,上海財經大學現代經濟哲學研究中心博士生,上海200433

        [中圖分類號]FO [文獻標識碼]A [文章編號]1004 - 4434( 2010)01 - 0117 - 05

        經濟學研究中的實證與規范兩種范式的分野由來已久,其最早的哲學淵源可以追溯到大衛·休謨。休謨認為事實領域與評價領域之間存在合乎邏輯的嚴格區分,人們不可能從純事實的描述性中直接推演出“應該做什么”的道德準則或規定,這就是著名的“休謨鍘刀”命題。實證經濟學主要描述什么是經濟事實與經濟現象,研究如何解決經濟問題;規范經濟學主要闡述經濟現象應該是什么,研究應該怎樣解決經濟問題,涉及到倫理標準和價值判斷。盡管在實踐中對二者的嚴格區分是非常困難的,因為它們之間具有相當大的模糊性和不確定性,但許多經濟學家仍然認為,在對價值判斷進行分類和限定的基礎上,實證經濟學與規范經濟學仍然是可以進行劃分的。經濟史學家熊彼特曾經對發生在19世紀中后期那場有名的“正統學派”與“歷史學派”之間的方法論爭論進行評論時說,這場“方法論之爭”使不少政治經濟學的研究者意識到區分規范方法與實證方法是相當重要的。馬克·布勞格也認為實證和規范的區分是有意義的,它將使經濟學家不得不闡明自己的價值判斷,從而進一步對經濟學命題進行更深入的研究。

        自斯密以來,經濟學一直依靠“經濟人”假說來分析人類行為的各種方式,并由此對人與人之間交換制度的有效性作出縝密的推演。然而,“經濟人”是一種不斷被發展的假說,從規范與實證的范式演化來理解其內涵,有利于厘清這一概念的歷史淵源,并以此為基礎透視經濟學發展中呈現出動態演化的過程和研究領域不斷擴張之勢。

        一、古典經濟學的“經濟人”假設

        亞當·斯密比較完整地、系統地闡述“經濟人”思想,并把它作為經濟學的理論基礎和邏輯起點。在斯密那里,人是一個具有自利性和同情心的矛盾體。在《國富論》所構建的經濟學體系中,人的自利性被看作是社會進步的動力,是一切經濟行為的原始動力。然而,斯密對人的認識并非只有“自利性”一面,他還在其《道德情操論》中論述了人的“同情心”或人的“利他性”。一般認為,古典經濟學的“經濟人”的內涵包含著:(1)自利性;(2)理性;(3)在良好社會秩序下,個人追求自身利益最大化的自由行為在“看不見的手”的引導下,會無意識地、有效地增進社會公共利益??梢?,這里的“經濟人”的“利己心”是以“看不見的手”為媒介,以增進物質生產力、促進社會福利為目標,從而把個人的利己動機同社會美德緊密地聯系在一起。

        斯密的“經濟人”概念,首先是對經驗事實的一種理念抽象。人的自利性的論斷來自于對當時經濟參與者的觀察和內省,自利是一種人的自然屬性,“改善自身狀況的愿望……雖然是冷靜的、沉著的,但我們從母胎出來一直到死,對于自身地位,幾乎沒有一個人會有一刻覺得完全滿意,不求進步,不思改進。但是怎么改進呢?一般人都覺得,增加財產是必要的手段,這手段最通俗、最明顯”。此外,作為引導個人自利行為的“看不見的手”也只是一種“自發的秩序”。這種“經濟人”思想的形成源于對資本主義初期社會運行帶有自然性的一種經驗的抽象和反思。更重要的是,把“經濟人”作為經濟學說的出發點,是出于經濟學研究方法的需要。斯密試圖仿效牛頓力學的實證方法,把復雜的經濟現象還原為抽象個人的行為,以此說明分工、交換、競爭的動力??梢?,“經濟人”思想的形成來自于對事實經驗的抽象,又符合了實證研究的需要。其次,此時的“經濟人”概念又帶有濃厚的價值判斷和道德約束。在《道德情操論》中,斯密強調人的“同情心”或“利他性”。人作為實現了自利與利他統一的道德人,具有對自己的行為進行反省和自我節制的能力,“經濟人”“不是象歷史學派所批判的那種。唯利是圖’、‘自私自利’的人,而是‘謹慎之德’的主體承擔者,同時也是‘正義之德’的主體承擔者”。在《道德情操論》中,斯密通過人性中的“同情”來調和自利與利他的統一;在《國富論》中,則通過“看不見的手”這一市場經濟的客觀規律解決了人性中自利與利他的統一,從而把“經濟人”屬性與“道德人”屬性有力地結合在一起。當個人在實[來自Www.lw5u.Com]現利己時,必然涉及到一種價值判斷,而這時道德規范的約束發揮了重要的作用。自愛、利已是個體行為的前提,而價值判斷、道德規范是它的外在制約條件,二者是緊密地結合在一起的。

        “經濟人”假設中的實證與規范的兩重維度在經濟學流派的演變中得到了各自獨立的發揮。約翰·穆勒強調了實證意義上的“經濟人”概念,他認為經濟學只研究人類活動的某一方面,即以獲得財富最大化為目標的行為。相應地,經濟學視野中的人,只能是抽象掉自利性以外的一切屬性之后的“經濟人”?!敖洕恕奔僭O之所以必要,一方面因為它最接近于真實的市場參與者;另一方面因為它是科學分析得以進行的一種模式,在這種抽象和假設之下,經濟學才可能進行科學的研究。這種把“經濟人”實證化的傾向遭到了19世紀晚期德國歷史學派的嚴厲批判。他們指責古典經濟學提供給我們的只是一種純粹的野獸,“他們的理論,討論人性的最低級本能,卻把人的最高尚利益看作是純屬干擾其理論體系的東西”。以孤立的個人經濟動機作為分析的出發點,就是把政治經濟學變成一部單純的利己主義的自然歷史。他們強調了人的行為取決于人的自然本性,也受到了歷史的、社會的、道德的因素的影響,進而力圖用倫理價值來驅除人的自利動機,以“真實的人”取代這種“抽象的人”。

        總體上看,古典經[來自wWw.LW5U.com]濟學家們在論證“經濟人”假設時,一方面有著深厚的經驗基礎,在不斷地走向實證化和科學化;另一方面也強調社會道德、法律和文化等價值因素的影響和約束,這表明他們仍未擺脫傳統價值判斷的束縛。古典經濟學的“經濟人”內涵結合了規范方法與實證方法,把利己與利他、個人快樂和最大多數人的幸福統一起來,把個人與社會這兩個主題同時納入了經濟學研究之中。他們不僅研究經濟現象中的“是不是”的問題,還要討論人類經濟行為中的“該不該”的問題;他們不僅研究“實際”存在的經濟現象,更加注重對人類行為和經濟現象的本質問題的研究。

        二、“經濟人”假設的實證化

        如果說古典經濟學的“經濟人”行為還有著明確的道德界限,那么到了新古典經濟學時期,“經濟人”則逐漸脫下道德學說的外衣,旗幟鮮明地以個人私利作為關注的焦點,完全切斷了“經濟人”與道德倫理的關系,“經濟人”日趨被抽象為數學晶體式的理性“經濟人”。沿著實證主義的方向發展,“經濟人”假設被嚴格限定在經濟生活領域,“經濟人”也抽象掉各種社會的、道德的、歷史的因素,成為單一而孤立的原子式個人。

        首先,“經濟人”概念實證化的傾向為經濟學成為一門嚴密科學提供了邏輯預設與方法基礎。第一個明確認識到“經濟人”假設的方法論意義的西尼爾指出,經濟學家無需也不可能考慮到影響“人的一般福利的一切因素”,構成經濟學前提的是很少的幾個一般命題。第一個命題就是“每個人都希望以盡可能少的犧牲取得更多的財富”,即追求利益最大化的經濟人,是經濟學理論的第一個一般命題,是不證自明的經驗常識和普遍真理?!敖洕恕奔僬f以對主體行為進行內省或觀察所得出的經驗為基礎,以這種行為假設為基礎推導出來的經濟學理論構成“抽象真理”。法國經濟學家亨利·勒帕日認為:“研究微觀經濟學的全部著作構成了對‘經濟人’范例進行經驗驗證的宏偉建筑,‘經濟人’這種簡化了的個人模式,用卡爾·布魯內的話來說,即‘會計算、有創造性并能獲取最大利益的人’,是進行一切經濟分析的基礎?!痹谶@種抽象和假設之下,經濟學才可能進行科學的研究。

        其次,“經濟人”概念實證化使經濟學日益數字化、精確化。門格爾在說明經濟人抽象的合理性時,引用自然科學作為類比。他認為自然科學研究的對象都是一定類型的、簡化了的抽象現象,如在化學研究中都是那些接近理想的、假設狀態的元素,這些元素在自然界里并不真實存在,如純氧、純氫等一類的純元素。抽象是一切嚴謹科學的方法,而經濟人抽象在性質上與純金、純氧完全相同,“經濟學家也并不因為從個人利益自由發揮作用,即個人利益不受其他因素,不受罪惡和愚昧的影響這一觀點觀察社會”?!敖洕恕奔僭O不僅要抽去功利主義和道德倫理因素,而且還要拋棄其背后的心理因素,以抽象方式來構建人性假說。雖然馬歇爾也指出了“經濟人”動機的倫理特性和歷史特征,但他更強調經濟行為的各種心理因素和情感最終將表現為數字化的貨幣,從而使一切豐富的、多元的行為變得可以衡量和交易。在此基礎上根據邊際效用函數遞減原理建立的各種函數,就可以科學地分析生產者和消費者的行為。在邏輯實證主義的影響下,后來的經濟學家們開始把“經濟人”行為的解釋基礎從心理領域轉向了現代行為主義,不再糾纏于自利或利他的爭論,而是僅僅關注“經濟人”的行為是否按照各種理論和模式工具的預測行事,他們開始以“偏好”概念代替人的行為目的本身。萊昂內爾·羅賓斯認為“經濟學把當作目的與具有各種不同用途的稀缺手段之間的一種關系來研究的科學”。理性經濟人具有“偏好秩序”,能夠對具有不同重要性的各種物品按照一定的秩序作出最有利的選擇。經濟主體只考慮自己的利益最大化,而把交易對方僅僅視為獲取利益的工具。羅賓斯拋棄“經濟人”概念的主觀心理因素,轉向理性選擇的主張,這一思路得到了后來經濟學家的發揮。新古典綜合派的集大成者薩繆爾森就是最典型的代表,他認為“經濟人”模型有助于經濟學家盡量采取客觀的態度,取得更為精確的實證結果。他以數理化形式論述了“經濟人”假定的具體內涵,從而影響了現代主流經濟學。

        “經濟人”的實證化在19世紀70年代經濟學的邊際革命達到了高潮,借助于當時微積分的發展和廣泛應用,以邊際分析為工具闡明“經濟人”的行為法則,并以數學方法和數學模型加以充分的形式化,由此,經濟學開始了對“經濟人”假設進行數學形式化處理的新歷程。杰文斯認為,經濟學如果要成為科學,必然且必須是一種數學性質的科學,經濟學應該是“效用和自利的力學”。包含著追求最大化利益含義的“經濟人”范疇,恰好能夠滿足當時對經濟學進行數學化處理的需要。為適應經濟學精確化分析的要求,這一時期的經濟學家對“經濟人”的內涵進行了若干修正,主要表現在:第一,自利的抽象本性被可以測量的“偏好”所了取代。經過實證化的嚴格抽象,人的自利、享樂等本性被數字化為可計量的偏好。在帕累托看來,就純經濟學的分析而言,只需假定個人知道什么東西是有益的,并且會選擇能帶來較大利益或滿足的東西,根本無需考慮樂與苦的心理學。羅賓斯也拒絕討論“為什么人們會對具體的物品賦予不同的具體價值或評價”,而把這個問題交給心理學家去解決。第二,“經濟人”的理性行為能力獲得嚴格和系統的表述。偏好穩定、充分信息、完全理性以及最大化目標構成理性原則的系統要件。特別是借助于邊際分析方法,使得“經濟人”最大化目標的實現具有了可操作性。第三,“無形之手”有了更精當的表達形式。斯密的“無形之手”,在一定程度上并不是邏輯分析的產物而是某種信念的結果。數理經濟學的成就已經把斯密的信念轉化為邏輯上一致的一般均衡模型。并且證明,如果滿足某些假設,完全競爭的市場經濟將會導致一種帕累托最優結果的存在。由此,“經濟人”的內涵完全被邏輯化、數學化了,個人行為、市場秩序成為可以預測、操控的模型,人的豐富多樣性被還原為單一的數字。在實證經濟學的視野里,“人”消失了,剩下的只是一堆死寂的符號。

        三、規范范式的批評和補充

        實證經濟學過分強調或依賴于數學手段的作法,雖然避免了古典經濟學把經濟分析單純地建立在抽象人性概念基礎之上所帶來的弊端,但是,卻極大地忽視了人在經濟行為中的多樣性與倫理規范問題,“經濟人”的內涵被相當程度神圣化、絕對化、工具化、片面化了?!敖洕恕备拍钪鸩较巳诵约僭O的道德倫理色彩,變成了純粹的個人利害計算。邊際革命使“經濟人”理性局限于心理預期下個人利害的數學推演,把人徹底變成了只會計算利害的冷血動物。這樣的“經濟人”假設受到了各種責難和質疑,本文認為這種境況是由于“經濟人”假設的歷史發展中實證與規范兩種路徑的分離所造成的,誠如阿馬蒂亞·森指出的:“現代經濟學把亞當·斯密關于人類行為的看法狹隘化了,從而鑄就了當代經濟理論上的一個主要缺陷,經濟學的貧困化主要是由于經濟學與倫理學的分離而造成的?!?/p>

        事實上,對“經濟人”概念實證化傾向的批判由來已久。西斯蒙第是第一位明確攻擊正統經濟學的杰出經濟學家,他對由競爭驅動的工業制度進行了猛烈的抨擊,并拒絕承認個人利益是工業社會發展的惟一經濟動力。作為傳承了西斯蒙第思想的偉大學者約翰·霍布森,在斷然否定事實可與價值分離、存在與價值無關的經濟學的論斷的基礎上,強調人類社會發展必須依賴于社會環境。尤其是20世紀后半葉以來,越來越多的經濟學家從人性假設形成的具體文化傳統、倫理規范和道德約束等方面出發,對實證化的“經濟人”概念進行批判和補充。與實證化的“經濟人”不同,規范經濟學的“經濟人”不再是“完全理性、信息對稱、目標惟一”的個體,而是“有限理性、信息不對稱、目標多元化”的個人;“經濟人”不再是脫離實際的“抽象物”,而是處于社會關系之中具體的“現實人”。與實證化的路徑不同,規范范式對“經濟人”內涵的拓展與延伸體現在:

        第一,把“經濟人”假設從經濟領域擴展到非經濟行為領域,在更寬泛的社會領域中把握人的整體行為,從而更真實地揭示出“經濟人”的實際行為特征。實證化的“經濟人”概念把人的行為嚴格的限定在經濟范圍之內,使人的行為選擇可以計量、預測,從而使經濟科學成為可能。而現在“經濟人”的適用范圍被大大地拓寬了,被廣泛運用于在經濟之外的公共生活、家庭倫理等領域。布坎南的公共選擇理論把“經濟人”假定引入了對政治行為的分析,他認為把“經濟人”假定引入政治領域,將會更好地說明選民與官員的行為規則,并據此作出更為有效的制度安排,不斷克服以往政治制度中的漏洞。貝克爾把經濟理念運用到社會生活諸多領域,“今天,經濟研究的領域業已囊括人類的全部行為及與之有關的全部決定”?!胺彩且远喾N用途為特征的資源稀缺情況下產生的資源分配與選擇問題,均可以納入經濟學的范圍?!彼讶祟愖非髾嗔?、榮譽、愛情、宗教信仰等活動也納入經濟分析中去,在這些規范的制約中,人類同樣表現出“有理性、會算計、追求最大利益”的經濟人本性。這樣由于“經濟人”內涵的擴展,帶來了經濟學適用領域的擴張和滲透,不僅政治學、社會學廣泛注入了經濟學概念與分析方法,而且經濟學家也直接走進了非貨幣經濟領域。正如施蒂格勒(G.J.Stigler)所言:“人,無論在家里,還是在政府或私人的辦公室里,無論在教堂里,還是在科學活動中,簡言之,無論在哪里,永遠是效用最大化者?!?/p>

        第二,“經濟人”所追求的利益,其所指稱的對象范圍大大地拓寬了?!皞€人利益”不再局限于貨幣收入、物質享受等純粹的經濟利益,而且包含那些不能用經濟尺度來衡量的“利益”如尊嚴、名譽、社會地位等,它們一起構成了個人“效用函數”。經濟學的分析邊界從純粹的經濟領域擴展到“非商業性選擇領域”?!敖洕恕钡淖岳屠硇赃x擇不僅存在于形形色色的經濟領域,而且存在于市場之外的所有人類活動(如政治、婚育、以及非法活動等)中。

        第三,結合交易成本、信息成本等領域的研究成果來修正新古典“經濟人”模式中的“標準理性選擇”和“完全信息”假設,從而既能增強“經濟人”假設的解釋能力,又使我們能夠發掘出經濟人行為的“社會文化環境”的深層含義。新制度經濟學認為“經濟人”不只是追求自身利益,也不僅是信息不完全導致理性有限,而且“經濟人”還存在著機會主義動機。對于經濟人在交易過程中由于信息不對稱而導致的費用增加,要通過制度安排來降低市場的交易費用。通過制度明晰產權,即明確人們在交易過程中的權力與利益,規范人們的行為。由于制度可以減少人的機會主義行為,從而降低了市場的交易費用。

        經濟學向規范范式的轉向更集中地體現在阿馬蒂亞·森的思想中。他認為:“在現代經濟學的發展中,對亞當·斯密關于人類行為動機與市場復雜性的曲解,以及對他關于道德情操分析的忽視,恰好與現代經濟學發展中所出現的經濟學與倫理學相吻合?!彼赋鼋洕鷮W本來就是倫理學根源和“工程學”方法的統一體。他呼吁經濟學應該“通過更多、更明確地關注影響人類行為的倫理學思考而變得更有說服力”。森繼承了斯密的分析方法,在研究人的本性及經濟行為中,對經濟發展、人的自由、效率與平等、財富的本質、人權、倫理等作了廣泛的實證與規范相結合的研究。在研究經濟現象時,更注重了整個社會的不平等、貧困與饑荒、自由與發展、公共選擇等問題,因此享有“經濟學界的良心”之美譽,為當代經濟學的發展作出了突出貢獻。日裔美國學者福山與森立場一致,他批評新古典經濟學遺忘了經濟學創始人斯密經濟學的理性——文化倫理傳統。他強調,斯密除了《國富論》,他的另一本重要著作《道德情操論》闡述了經濟動機的高度復雜性,“經濟人”的概念深深地融于更廣的社會習俗和道德觀中。經濟學應該回到斯密的經濟學傳統,回歸到實證與規范相融合的發展路向上,才能煥發出更強大的生命力。

        四、結語

        經濟學既有科學特征,又有人文底蘊,它既需要借助邏輯演繹的科學研究,也需要遵循歷史、社會、文化、政治、法律、倫理等方面的研究。在經濟學研究中,經濟學的實證范式與規范范式之間的關系表現為“一枚硬幣的兩面”,它們作為經濟學研究的不同方法,是互相補充的。作為經濟學基礎理念的人性假設,其實證化傾向為經濟學作為一門科學奠定了堅實的基礎,為更加深入細致地探索經濟現象和經濟行為提供了有效的工具。然而科學的研究離不開一定的目的和價值,“經濟人”不能只是把人僅僅視為一種抽象的工具,更應該考慮人的最終價值實現,要在更廣泛的社會的、道德的、歷史背景中研究人的行為和動機。在實證與規范兩種范式結合中存在的“經濟人”,才是一個既可以作為科學研究的對象,又離不開具體社會歷史環境的活生生的人??梢哉f,沒有實證化的“經濟人”假設,經濟學就不可能富于清晰性、準確性;沒有規范范式的“經濟人”假設,經濟學就失去了價值和方向。

        [參考文獻]

        [1][英]亞當·斯密.國民財富的性質和原因的研究:上卷[M].北京:商務印書館,1972.

        [2]朱紹文.《國富論》中“經濟人”的屬性及其品德問題[J].經濟研究,1987,(7).

        [3]楊春學,經濟人與社會秩序分析[M].上海:上海三聯書店.1998.

        [4][英]西尼爾.政治經濟學大綱[M].北京:商務印書館.1977.

        [5][法]勒帕日.美國新自由主義經濟學[M].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1985.

        [6][法]季德,利斯特.經濟學說史(下)[M].北京:商務印書館.1986.

        [7][英]羅賓斯,經濟科學的性質和意義[M].北京:商務印書館,2000.

        [8][印度]阿馬蒂亞·森,倫理學與經濟學[M].北京:商務印書館,2000.

        [9][美]加里·貝克爾.人類行為的經濟學分析[M].上海:上海三聯書店.1995.

        [10][美]施蒂格勒,經濟學家和說教者[M].上海:上海三聯書店,1990.

        【責任編輯:舒生】

        河南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