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csyhu"></output>
  • <address id="csyhu"></address>
      1. 返回主站|會員中心|保存桌面|手機瀏覽

        《學術論壇》雜志

        雜志等級
          期刊級別:CSSCI南大核心期刊 收錄期刊:CSSCI 南大核心期刊(中文社會科學引文索引)(含擴展版) 萬方收錄(中) 上海圖書館館...
        本刊往期
        站內搜索
         
        友情鏈接
        • 暫無鏈接
        首頁 > 雜志論文 > 農民工子女在城市教育過程中的社會融入研究
        雜志文章正文
        農民工子女在城市教育過程中的社會融入研究
        發布時間:2018-02-08        瀏覽次數:492        返回列表

        徐麗敏

        [摘要]農民工子女在進入城市學校之后的教育過程中的融入困難成為當前我國農民工子女教育中最突出的問題之一,這有著深刻的體制、政策、文化和個人等多層面的原因。為此,應從城市教育一體化和均衡化發展、完善教育政策、提高農民工子女與城市社會的多元文化整合、促進農民工子女對城市教育的主動融入、設立學校社會工作者崗位等多個層面入手解決農民工子女在教育過程中的融入問題,促進其在城市教育中的社會融入。

        [關鍵詞]農民工子女;教育過程;社會融入

        [作者簡介]徐麗敏,天津理工大學應用社會學系講師,博士,天津300191

        [中圖分類號]C40

        [文獻標識碼]A

        [文章編號]1004 - 4434( 2010)01 - 0197 - 05

        一、農民工子女在城市教育過程中的社會融入[來自WwW.lw5u.Com]問題

        我國農民工子女教育問題是工業化和城市化進程中伴隨農民工問題產生的,這一問題在上一階段突出表現為農民工子女在城市的“入學難”。隨著“兩為主”政策①的出臺和實施,“入學難”問題在很大程度上得到了解決。但是這并不意味著農民工子女在城市的教育問題就得到了全部解決。根據瑞典著名教育家托爾斯頓·胡森的“教育均等”三階段說,起點均等只是教育公平中的第一階段,過程平等和結果平等才是學生入學后的根本。因此教育機會均等已不僅僅局限于有入學的機會,而是已經提升到追求教育過程和結果均等這一高度。

        在進城農民工子女的教育問題上,當前階段已經開始呈現出新的特征,集中表現為農民工子女在教育過程中的社會融入困難,具體體現在以下方面:

        (一)在教學組織形式上,農民工子女受到了與城市孩子不同的對待,阻礙了其教育中的融入

        由于“兩為主”政策的規制,有的地方政府不能違背政策規定而拒收農民工子女人學,但同時又由于教育經費缺乏等原因對接收農民工子女保留了一定的態度,因此在現實中就出現了種種“變通”的做法。如有的地方政府指定部分學校接收農民工子女,阻礙了其對優質教育資源的獲得(“分?!弊龇ǎ?;有的地方則發展民辦學?;虼蚬ぷ拥軐W校來承擔農民工子女的教育任務,公辦學校則不再招收農民工子女(“分?!弊龇ǎ?;有的接受農民工子女的公辦學校則將農民工子女單獨分班,與當地學生分班學習(“分班”做法);還有的雖然把農民工子女與其他城市孩子安排在一個班級里,但是在座位安排上實行單獨座位(“劃塊”做法)。這些區別對待的教學組織形式在實質上阻礙了農民工子女對城市教育的融人。

        (二)在課堂教學上,農民工子女的融入狀況不佳

        在具體的教學過程中,教師是教學資源的主要分配者,因此其態度和行為方式在很大程度上影響到農民工子女的融人狀況。在實際的教育過程中,有些教師對農民工子女學生實施了一種差異性的交往,這種差異性不僅表現在教師與學生個體互動以及教師與學生群體互動的比例差異上,而且更多地表現在教師與學生個體互動的對象差異上,即有的教師根據主觀期望有選擇性地對期望較高的學生施以額外多的照顧,而農民工子女則常常成為被忽略的對象。有的農民工子女由于明顯感覺到了這種“異樣”,因此越來越不愿意參與課堂,尤其是那些年齡較大的或是在城市有了一定“經歷”的孩子對課堂參與的積極性不高,這直接影響到了其對城市的社會融人。

        (三)在教學評價上,教師對農民工子女的評價容易受到刻板的偏見影響而對其持負面的評價

        如不講衛生、不善交往、學習方法不靈活、知識面不寬、心理素質不高等等是城市學生和老師用來描述和評價農民工子女的常用詞匯。有的公辦學校則不把農民工子女的成績計人班級考核成績,在計算升學率的時候為了提高其升學率而把農民工子女排除在外。還有的學校在評“三好生”的時候對農民工子女有排斥等。

        (四)在社會交往上,農民工子女進入城市后處于一種邊緣地位

        他們在接受教育的過程中往往只能將自己的社會交往限制在與自己有著相同背景(農村戶口)和生活經驗(農村生活)的同鄉范圍之內,缺乏一種立體的、有足夠廣度與深度的人際圈子,基本上同城市主流社會、主流文化相疏離。由于缺乏同城市學生平等的交往,農民工子女很難建立起一種超越鄉緣的社會交往網絡。在這樣一種社會資本圈中,農民工子女逐漸把自己封閉起來,這反過來又縮小了其社會交往的范圍,在客觀上造成了農民工子女在教育融人上的不足,他們很難在同城市孩子的相互溝通和信任的基礎上建構形成“我們”的歸屬意識。其結果是逐漸形成了自卑、自閉的性格,從而根本上阻礙了其對城市教育的融人。

        這些問題歸根結底是農民工子女在城市教育過程中的社會融人問題,表明農民工子女在城市學校(尤其是公辦學校)學習過程中仍存在著受歧視和難以融人的問題。這其中既有前一階段學者們關注的權利排斥,也存在著經濟、社會和文化等多層面的不平等問題。從社會融人視角來看,農民工子女在當前階段的權利排斥主要是一種“隱性排斥”問題,即雖然隨著政府政策的出臺,農民工子女教育問題在“入學難”上已基本得到了政策上的權利保護.但是政策執行中的問題以及入學后接受教育過程中的難以融人問題逐漸成為當前農民工子女教育中最突出的問題。二、原因分析

        以上問題雖然表面上看來是簡單的農民工子女在城市接受教育中的問題,但是其產生卻有著深刻的體制、政策、文化和個人等多層面的原因。具體分析如下:

        (一)教育體制層面

        我國的教育如同經濟社會結構一樣,存在著差距巨大的城鄉“二元”現象,即“二元教育”。這種城鄉“二元教育”是我國自改革開放以來實施“分級辦學、分級管理”教育政策的結果。在這種二元教育格局下,城鄉教育處于一種非均衡發展的狀態,城市教育在很大程度上處于優勢。這在客觀上吸引農村學生進入城市就讀,以享受這種優勢的教育資源。但同時,大量農民工子女的擁人又增加了城市學校的財政、管理等壓力,由此降低了城市公辦學校接納農民工子女就讀的積極性。更為深刻的是,農民工子女即使在城市入了學,在就學的過程中也處于一種教育上的弱勢。具體來看,對于那些曾經在農村接受過教育的農民工子女來說,其前期在農村接受的教育水平低,教育設施比城市落后,這勢必對其學業成績造成不良的影響。當其進入城市學校后,其教育的累積性將發揮作用,缺失的或劣質的前期教育使其后續教育難以銜接甚至無法進行,其結果是造成了后續教育的低效性或無效性,即農民工子女在城市公辦學校的成績不良。而對于那些沒有在農村接受過教育的農民工子女來說,則由于教育的代際傳遞原因,農民工本身的教育弱勢所造成的人力資本發展不足會延續或傳遞給其子女,從而造成農民工子女在城市教育中的融人難題。而且從微觀上來說,農民工子女前期在農村接受教育過程中所產生的一些不良學習習慣也會對其教育融人造成影響,如不善于與老師溝通、不積極參與課堂討論、師生互動少、課外知識面窄等問題,使得農民工子女逐漸對城市學校教育形式不習慣和不適應,其長期的結果是城市學校的老師和學生與其互動也越來越少,從而使得農民工子女更加不主動與其他人進行交往。

        (二)政策制定層面

        1.現有關于農民工子女教育政策中缺乏關于社會融人的政策理念和內容。從我國現有教育政策來看,大都是從社會權利保護的視角出發,關注了農民工子女接受義務教育的基本權利,體現的是一種權利保護的政策理念,而對于農民工子女的融人問題則沒有涉及到,缺乏一種關于融人的政策理念。雖然現有政策中多次出現了要對農民工子女“一視同仁”和“同等對待”的要求,但總體上來看,這些要求也多是從權利保護角度出發提出的。如:2003年《關于做好農民進城務工就業管理和服務工作的通知》要求:“流入地政府應采取多種形式,接受農民工子女在當地的全日制公辦中小學入學,在入學條件等方面與當地學生一視同仁,不得違反國家規定亂收費,對家庭經濟困難的學生要酌情減免費用?!币虼?,這里的“一視同仁”僅僅是特指收費上的相同對待。在2006年的《國務院關于解決農民工問題的若干意見》中,要求“城市公辦學校對農民工子女接受義務教育,要與當地學生在收費、管理等方面同等對待,不得違反國家規定向其加收借讀費及其他任何費用”??梢钥闯?,這種“同等對待”依然是一種對相同收費的權利保護,缺乏一種關于促進農民工子女社會融入的內容,而專門的關于農民工子女融入的專項政策則更是缺乏。

        2.對農民工子女的編班原則尚未明晰。在對公辦學校就讀的農民工子女應單獨編班還是混合編班的問題上,現有政策沒有給出明確的答案。2003年《關于做好農民進城務工就業管理和服務工作的通知》要求:“流入地政府應采取多種形式,接受農民工子女在當地的全日制公辦中小學入學,在入學條件等方面與當地學生一視同仁?!蓖甑摹蛾P于進一步做好進城務工就業農民子女義務教育工作的意見》中也規定:“在評優獎勵、入隊入團、課外活動等方面,學校要做到進城務工就業農民子女與城市學生一視同仁?!钡珡倪@些規定來看,混合編班原則并沒有被納入“一視同仁”的范疇。這就造成了在實際的教育過程中對農民工子女的“差別”對待。

        (三)文化層面

        農民工子女在城市教育過程中的融入難題除了體制上和政策上的原因外,更為深刻的是文化觀念上的原因。在文化觀念上,我國客觀存在著對農民工子女的歧視觀念,長期歷史沉淀形成了對農民的歧視,這種“歧農”觀念延續給了農民工子女。當“城市人”,包括學校管理者、老師、城市學生及其家長們,一旦意識到農民工子女是農村人的時候,不管這些孩子是否有農村的生活經驗,便容易將一些對“農民”的固有偏見強加于這些學生,如:不衛生、沒見過世面、知識面不寬、不好溝通等等一些負面表達的詞匯。這種根深蒂固的“歧視”文化在學校教育過程中得到了集中的外顯體現,農民工子女無論在教學組織形式上、課堂教學上,還是在教學評價上,或是在其社會交往上都可能會得到與城市孩子不同的待遇,使其很難融入城市孩子的群體中去。

        (四)個人層面

        在個人層面上,個別農民工子女的主動融人意愿較低,在根本上阻礙了其對城市教育的融入。農民工子女對城市主流社會賦予的“歧農”觀念有著很高的敏感度。由于感知到了“城市人”對其群體的歧視,農民工子女普遍自信心不足,自我評價偏低,存在自卑、自閉、壓抑等心理特征。而且,大多數農民工子女處于一種矛盾的心態中:一方面由于與之前的生活經驗相比,或者與有著相同背景的其他農民工子女相比,農民工子女對現在的城市生活相對滿足,對未來充滿了期望和憧憬;另一方面,隨著在城市生活時間的長久,面對城市繁華的生活,心理上逐漸會產生一種不平衡感。由于農民工子女不管是否有過農村的生活經驗,其身上都會或多或少沿襲了父輩傳統的農村生活方式和社會習俗;同時又在繁華的城市生活中耳濡目染了現代化的生活方式,他們自身能夠深切地感覺到其身份(農村戶口)與大城市生活的懸殊差距。這種強烈的落差再與他們在學習和交往中感受到的歧視觀念相結合,很容易導致其相對剝奪感的加強和認同上的危機,形成不健康的心理狀態,因此難以與城市互相融入。

        三、促進農民工子女教育過程融入的對策

        (一)促進城鄉教育的一體化和均衡化發展

        城鄉二元教育體制是農民工子女在城市教育過程中難以融人的重要原因。為了從根本上促進農民工子女在接受教育的過程中能夠順利融人城市,就需要對這種二元教育體制進行改革,以實現我國城鄉教育的一體化和均衡化發展。而其中最根本的就是要對現行的教育投資體制進行改革和完善,建立健全政府教育公共投資制度。首先,要提高中央和省級政府對教育公共投資和財政的供給水平,增加國家對教育的公共投資,尤其是加大對農村地區的教育投入。其次,強化中央和省級政府的投資責任,改變當前中央和?。ㄊ校﹥杉壵诮逃餐顿Y中比例過低的狀況。最后,建立規范的基礎教育轉移支付制度。規范的轉移支付制度是政府解決地區間教育發展差異問題的主要政策手段,通過基礎教育階段的規范轉移支付制度建設,可以在客觀上促進不同區域教育的均衡發展,縮小城鄉間的教育差距,從而從根本上解決農民工子女在進城接受教育過程中的社會融人問題。

        (二)完善教育政策的制定

        1.在教育政策的制定上,明確促進農民工子女社會融人的政策理念,增加關于融人的內容。從當前我國農民工子女教育的發展趨勢來看,其對城市教育的融人問題將會是未來相當長時期內我國農民工子女教育、社會發展以及經濟發展等領域的一大議題。這一問題解決的好壞必將對我國現在和將來的城市化發展、社會穩定以及社會發展產生深刻的影響,同時對我國未來的人力資源發展和經濟發展具有重要的意義。因此,政府應對此問題給予充分的重視,要逐漸開始在政策制定中樹立一種融入的理念,增加關于促進農民工子女融人的政策內容,而不能再僅僅停留在從權利角度對農民工子女接受教育權益的保護上。在具體做法上,可以明確規定流入地政府和公辦學校以及其他教育機構要“促進農民工子女教育的融入”,并采取一定的考核標準來衡量流入地政府和公辦學校對“教育融入”政策執行的情況。由此可以為農民工子女對城市的教育融人樹立一種政策示范效應,并從政策規定上規范流人地政府、公辦學校、教師、城市學生及其家長在促進農民工子女教育融人上的行為,由此可以逐漸地在全社會建立一種促進農民工子女教育融人的工作氛圍,從長遠來看對于農民工子女教育融入文化的形成也是有益的。

        2.明確對農民工子女混合編班的原則。目前,學界和媒體在對農民工子女混合編班與單獨編班孰是孰非的問題上存在著不同的觀點:反對混合編班者(即主張單獨編班)認為,混合編班不利于農民工子女的學業進步,不利于其對城市生活、教師教學方式的適應性;反對單獨編班者則認為,單獨編班是對農民工子女的典型身份歧視和群體性隔離,是隔離教育而不是融合教育。

        筆者明確反對單獨編班的做法,主張混合編班。因為目前現實中存在的這些“分?!?、“分班”及“劃塊”的做法本質上是一種對農民工子女的隔離和歧視的做法。從權利保護意識來看,希望讓子女進城上學的農民工大都是在城市有相對穩定的工作、收入和住處并在當地居住了相當一段時期,已經對所居住城市作出了一定貢獻的,本應同當地居民一樣享受平等的“市民待遇”。如果說城市居民的子女可以就近選擇入學,這些農民工的子女也有權選擇就近入學。從現實來看,雖然農民工子女與城市學生在經濟上、生活上及觀念上存在不少差別,進城就讀的農民工子女存在一定心理落差和壓力,但是,這并不應成為一些地方實行城鄉學生“分?!?、“分班”或“劃塊”的理由。實際上,正是因為農民工子女存在的一些學習和心理上的問題,才更需要老師和同學能夠給予關懷和關心,施以“差別對待”原則,因材施教,以幫助農民工子女更快地融人城市社會。通過城鄉學生混合編班可以提供更多的機會讓農民工子女參與城市學校的日常學習生活,可以更好地消除城鄉學生的差距,使農民工子女盡快地適應城市生活,融入城市社會之中。國外的研究也證明了,盡管根據學生的教和學的需求對其進行劃分可能是正確的,但是學校里面的特殊班級群體的劃分導致了學校的隔離、義務教育后和進入社會中的社會排斥,把學生隔離開來并不能幫助他們發展更好的工作技巧,甚至會使情況惡化。因此,學校自然群體的支持、交換和學生間的合作是重要的,老師和學生的合作指導和支持也是重要的,應該對農民工子女采取混合編班的教學組織形式。

        (三)提高農民工子女與城市社會的多元文化整合

        社會融人既是制度和權利的融入,同時也在很大程度上體現為文化上的融入。在西方,多元文化教育進入學校環境是由來已久的,這與西方社會的民主化進程和多元主義思潮密切相關,且與參與這一活動的教師和學生主體也是分不開的。對于農民工子女來說,將來自不同背景的多元文化與城市學生代表的主流文化進行整合是促進農民工子女教育過程融人的重要方法,也能為其提供一種多元文化整合的教育,消除和剔除課程和教學中的偏見,提供非歧視的、公正的教育視角或窗口。

        具體來看,消除農民工子女教育中文化偏見的措施有:第一,識別偏見與歧視。即教師和學生對課程與教學中明確的偏見與歧視進行討論,以明確識別這些問題的存在;向學生介紹新聞報道、文章雜志中遇到的對農民工子女的偏見與歧視問題,以引起老師和學生的重視。第二,消除刻板印象。消除對農民工子女傳統的、以偏概全的觀念。具體來說,政府與大眾媒體可以通過事實教育城市居民對農民工子女正確認識,在傳播媒介的輿論宣傳中應當增加尊重、重視農民工子女的相關內容。第三,建立一種交際榮譽感。提供機會讓不同文化背景的城市學生與農民工子女對話、交流,以獲得不同文化的經驗和感知,給每個學生提供參與不同活動的機會。第四,加強對自身的理解。提升農民工子女對自身文化的自豪感,并相信多元文化教育能夠達到一種教育融入的理想目標。第五,提高移情的能力。利用移情的原理,鼓勵城市學生和農民工子女從與自身文化不同的角度去審視歷史的、當前的教育事件,創造機會讓不同的學生從異文化的角度思考并評價問題,以促進農民工子女對城市的融人和城市教育對不同文化的整合。通過這些措施可以引導城市學生和農民工子女之間基于一種多元文化背景下的親和感和認同感,推動農民工子女與城市學生之間的社會互動關系朝良性發展,促進農民工子女有效地融入城市。

        (四)促進農民工子女對城市教育的主動融入

        社會融入不僅是一種被動地適應和接受改造的過程,更是一種主動和主觀融入的過程。對于農民工子女來說,其對城市教育的融入強調一種“無責任即無權利”的態度,即要求農民工子女首先在接受教育過程中要付出自己的努力和承擔自己的責任,才能要求公平地分享和參與教育資源和成果的權利。因此,農民工子女對城市教育體系和城市社會的融入,不僅是客觀上被城市制度和文化認可的過程,同時也是農民工子女自身主動適應城市生活和城市社會在主觀上接受他們的過程。應該說,農民工子女的主動融人是其教育融入的根本標志。對此,農民工子女要從主觀上增強對所居住城市的認同感,把自己視為是其中的一員,增強對城市的熱愛,并在自己的未來規劃中有意地融入其中。在教學過程中,農民工子女能否真正實現教育過程中的融人,除了依靠教師和教學的因素外,更重要的是取決于自身的條件和努力的程度,因此應該促進農民工子女積極主動的學習態度和主動融人的意愿。

        (五)設立學校社會工作者崗位

        社會工作作為一項專業服務是社會融入的基本途徑之一。對于農民工子女來說,由于父母及其自身在城市社會中的政治、社會和經濟上的弱勢地位,往往不能及時、全面地掌握政府在農民工子女教育方面的優惠政策信息,這就阻礙了其對政府政策資源的有效和及時獲取,從而造成其教育融入上的難題。而且,由于缺乏專門的融入方面的服務,農民工子女往往在對城市社會的融人中無能為力。而社會工作者作為專業的社會服務人員恰恰在這些方面具有獨特的優勢,能夠在政府政策資源的提供方和農民工子女的政策需求方之間建立一座橋梁,幫助農民工子女獲取有效的政策資源。尤其是學校社會工作者以其獨特的專業知識和工作技巧,能夠在學校管理者、教師、城市學生、農民工子女以及社區之間構建一種良好的融人環境和文化氛圍,幫助農民工子女解決在融人中的各種難題。另外,社會工作者在社會政策的制定和改革中發揮著重要的作用,通過其努力也能夠促使有利于農民工子女社會融入政策的出臺。因此,學校社會工作者在促進農民工子女的教育融人中發揮著重要的作用。從實踐體系上看,具體做法可以通過在城市學校中設立學校社會工作者的崗位,專門招聘具有社會工作專業文憑或專業認證資格的人士從事此項工作,以從根本上為農民工子女融入城市教育提供專業的社會工作服務。

        [參考文獻]

        [1]張人杰.國外教育社會學基本文選[C].上海:華東師范大學出版社,1989.

        [2]湛衛清.農民工子女融合教育的困惑與對策[J].教育發展研究,2008,(10).

        [3]Ben[來自www.lw5u.Com]jamin Zufiaurre. Social inclusion and multicultural per-spectlives in Spain: three case studies in northem Spain[J]. Race Ethnicity and Education,2006, (4).

        [4]馮增俊,教育人類學教程[M],北京:人民教育出版社.2005.

        [責任編輯:陳梅云]201

        河南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