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csyhu"></output>
  • <address id="csyhu"></address>
      1. 返回主站|會員中心|保存桌面|手機瀏覽

        《學術論壇》雜志

        雜志等級
          期刊級別:CSSCI南大核心期刊 收錄期刊:CSSCI 南大核心期刊(中文社會科學引文索引)(含擴展版) 萬方收錄(中) 上海圖書館館...
        本刊往期
        站內搜索
         
        友情鏈接
        • 暫無鏈接
        首頁 > 雜志論文 > 清代子弟書與鼓詞關系考
        雜志文章正文
        清代子弟書與鼓詞關系考
        發布時間:2018-02-08        瀏覽次數:551        返回列表

        郭曉婷

        [摘要]子弟書是清代中期,北京八旗子弟在富貴閑暇之余創作的一種曲藝藝術。八旗子弟采用了鼓詞的形式,剔除了其中的說白部分,參考了昆曲、高腔的音樂形式,創作出只唱不說的子弟書。從雍乾時期到光緒年間,子弟書在北京、天津、沈陽的八旗子弟之間非常流行。到了清代后期,子弟書因為難學難唱漸漸消失了,而它的語言卻被鼓詞的另一個分支——大鼓書吸收,很多經典唱段到現在還在舞臺上流行。

        [關鍵詞]蔓子活兒;摘唱小段;昆曲、高腔音樂;自娛性

        [作者簡介]郭曉婷,首都師范大學文學院2006級博士研究生,北京100048

        [中圖分類號]I206.2

        [文獻標識碼]A

        [文章編號]1004 - 4434( 2010)01 - 0170 - 05

        子弟書是一種說唱文學,是清代八旗子弟在富貴閑暇之余創造出來自娛、娛人的藝術。其形式同鼓詞接近,只唱不說,句式以七言為主,但可以自由增加襯字,韻腳押十三道大轍。從雍乾時期到民國年間,在北京、天津、沈陽的八旗子弟之間流行。子弟書和鼓詞的關系,可謂生于斯、歸于斯。子弟書是在鼓詞的基礎上誕生的。清代末年,子弟書由于唱法復雜、難學難記而漸漸消亡,但其唱詞卻重新融入到鼓詞的另一個分支——大鼓書中,其中,《白帝城》《劍閣聞鈴》《哭黛玉》等經典片段至今還在舞臺上流行。

        一、鼓詞、子弟書和大鼓書的文體辨析

        鼓詞始于唐代變文。宋代變文之名消失,而鼓詞興起,趙德麟的《商調蝶戀花鼓子詞》為今存最早的鼓詞。鼓詞以鼓為主要伴奏樂器,說唱《封神演義》《劉公案》等長篇大段的故事,以戰爭和國家興衰的情節為主。說一段,唱一段,一部鼓詞可以連續演唱幾個月之久。這種長篇鼓詞又稱“蔓子活兒”。明清兩朝,鼓詞相當流行?,F在山東梨花大鼓里還有《瓦崗寨》《呼家將》《包公案》《劉公案》等中篇鼓詞,西河大鼓現在還以說唱長篇故事為主;樂亭大鼓現在保存下來和有據可查的中長篇鼓詞有200多部。其中,長篇的鼓詞有《隋唐演義》《楊家將》《岳飛傳》等,中篇鼓詞有《瓦崗寨》《回杯記》《呼延慶》等。

        普通的鼓詞是長篇大論,不可能一天聽完,聽眾必須每天定時來到表演場地,才能接上昨天的情節。這種欣賞方式在人口流動性較低的中小城市和農村是很方便的,但在清代的北京,這種方式顯然行不通。因北京作為國家的政治文化中心,聚集了大量的流動人口,如果鼓詞說唱藝人堅持傳統的表演方式,他們就會失去一大塊藝術消費市場。為了拉住盡可能多的觀眾,鼓詞藝人很自然地需要縮短表演時間,刪除不必要的說詞,只摘唱精彩片斷。這種片斷,稱為“段兒書”,又稱“大鼓書”、“大鼓詞”。這種短篇鼓詞,為八旗子弟創作子弟書提供了重要的啟示。他們參考短篇鼓詞的形式,創作了子弟書,即獨立的短篇唱段,想唱可以多唱幾段,不想唱就可以隨時中止,便于在親友之間娛樂交流。

        鼓詞是長篇,有說有唱,子弟書和大鼓書是短篇,有唱無說。但由于后二者都是在鼓詞基礎上形成的,一直以來經常被混為一談。在清代,子弟書一直都被視為鼓詞的一種。清人曼殊震鈞就說“舊日鼓詞有所謂子弟書者”,直到現在一些研究鼓詞的學者還將子弟書看成是鼓詞的一部分。這種看法可以理解,但不能成立。判定一種文體的標準是其形式和內容,而不是傳承關系。大鼓書是鼓詞的一部分,是鼓詞在現實演唱過程中自然發展變化形成的一個分支。而子弟書已經有了獨立的文學特征和音樂特色,不能再視為鼓詞的一種了。具體說來,子弟書和鼓詞主要有以下四個明顯差異:

        其一,子弟書篇幅較短,頭緒較少,內容以世情故事為主。子弟書的篇幅從一回到三十二回不等,一般來說以三五回的段子為主,每回一百句,大約一千字;子弟書的內容以世情、愛情故事為主,情節簡單,篇幅短小,熱衷于描繪人物的對話和豐富的內心世界。而鼓詞絕大多數都是長篇作品;其內容絕大部分為金戈鐵馬、英雄傳奇、俠義公案,有復雜的情節、激烈的矛盾沖突。

        其二,子弟書文辭優美雅致,文人氣很重。旗人很重視子女的教育,文化水平比一般的市民要高。相應的,他們的欣賞口味也要高于一般市民。在社會上演唱的鼓詞語言比較俚俗,一方面是鼓詞藝人的水平所限,另一方面也要考慮觀眾的接受水平。如果文人氣太重,觀眾聽不懂會影響演出效果。而對八旗子弟來說,俚俗的唱詞顯然是不能人他們法眼的。他們可以追求語言的華麗優美而不必擔心觀眾不懂。而且八旗子弟還經常結成書社互相切磋藝術技巧,更有助于促成子弟書語言的雅化。

        其三,子弟書有特殊的音樂形式。鼓詞、彈詞和其他說唱藝術的音樂形式都來自民間,而子弟書的音樂是八旗子弟根據當時北京流行的昆曲、高腔音樂自己創作的,沒有經過現實演出的篩選。子弟書中有一篇《子弟圖》,揭示了子弟書音樂唱法的來源:

        雖聽說子弟二字因書起,創自名門與巨族。

        題昔年凡吾們旗人多富貴,家庭內時時唱戲很聽熟。

        因評論昆戲南音推(忒)費解,弋腔北曲又嫌粗。

        故作書詞分段落,所為的是能雅又可通俗。

        條子板譜入三弦與人同樂,又誰生聰明子弟暗習熟。 每遇著家庭燕(宴)會一(湊)趣,借此意聽者稱為子弟書。

        八旗子弟喜歡昆曲,但是昆曲用昆山口音演唱,對北京旗人來說很難聽懂。因此他們采用昆曲溫柔纏綿的唱腔配上北京話演唱的子弟書詞。這就造成了子弟書“字少腔多”、“一韻縈紆良久”的特點。啟功先生幼年時曾經聽過子弟書演唱,他說:“子弟書唱起來每一字都很緩慢,即使懂得聽的人,有時也找不準每一個腔中的每一個字。我親眼看見我先祖手執曲詞本子在那里聽唱,很像聽昆曲的人拿著曲本聽唱一樣。我聽昆曲,就拿著曲本,由于唱腔紆曲轉折,時常聽的腔對不上看的字?!倍脑~的音樂,高亢明麗,以字行腔,演唱風格自然流暢,同子弟書的音樂毫無相同之處。

        其四,子弟書和鼓詞的表演形式不同。鼓詞(包括大鼓書)以鼓為主要的伴奏樂器,有時加入三弦伴奏。鼓詞藝人[來自Www.lW5u.com]演出的時候,有時一人站立打鼓演唱,另一人在旁邊以三弦伴奏;有時一人獨自打鼓演唱。演唱者結合演唱內容,做出各種身段、動作和表情。而子弟書演唱的時候,只有一人手持三弦自彈自唱,并不用鼓。而且由于是坐著彈三弦,根本無法做出身段動作,連表情都很難顧及到,只能在演唱過程中以眼神配合內容的悲歡離合??梢哉f,子弟書和鼓詞的表演方式基本上沒有相同之處。

        無論是從創作方式、內容、文字、音樂還是表演形式上看,子弟書與鼓詞都存在重大的差異,不宜列入鼓詞,應當視為一種獨立的文體,與彈詞、鼓詞并列。鼓詞在現實演唱基礎上發展出了大鼓書,大鼓書是鼓詞的一種,是在短篇鼓詞的基礎上發展起來的。八旗子弟受鼓詞影響創作了子弟書,清末子弟書又重新被大鼓書吸收。如果用圖表示三者的關系就是:

        但子弟書同鼓詞的血緣關系卻不容否認。八旗子弟創作子弟書的時候,就是以鼓詞的語言形式、結構方式為基本格式,再在這個基礎上運用大量詩化的語言講述故事、抒發情感的。

        二、子弟書與鼓詞的語言、結構比較

        子弟書是在吸收鼓詞韻文部分語言形式的基礎上誕生的,從整體模式、語言形式、修辭手法、篇章結構等方面看,二者的傳承痕跡非常明顯。鼓詞每一回開篇有詩詞概括本節內容,結尾處有詩贊;子弟書也是如此。二者都是敘事詩性質的文體,語言基礎都是北方方言。鼓詞的韻文部分以七言為主,上下對句,可以加襯字,句法組織相當自由。鼓詞兩句一韻,韻腳壓十三道大轍。這些格式上的特點被子弟書全部吸收,只不過增加襯字的時候更加自由而已。

        語言方面,鼓詞和子弟書都以七言“二二三”句式為主,在每一個環節的開頭或者結尾增加襯字。比如明末清初賈鳧西的《木皮散人鼓詞》:

        老子江頭漫自嗟,販來今古作生涯。

        三百二十八萬有余載,只用俺幾句閑言講到他家。

        一時張開談策口,管教他萬古英雄沒了遁法?!?/p>

        炎帝神農嘗百草,赭鞭草木早生芽。

        督亢反了蚩尤氏,黃帝為君起了征伐。

        滅了涿鹿十里霧,從此后欺軟怕硬亂砍殺。

        子弟書《十問十答》:

        說道是混沌初開有個盤古氏,相傳說生于太荒不知始終。

        能達天地的陰陽理,造化之主第一人。

        天開于子天皇繼,兄弟共有十三人。

        當此時萬物茫茫無知覺,天皇氏制下天干地支文。

        壽活一萬八千歲,地皇相繼定三展。

        兄弟共是十一位,一萬八千壽命終。

        鼓詞的語言基本模式是七言為主,二二三句式。比如“老子一江頭一漫自嗟”,“炎帝一神農一嘗百草”。在此基礎上,可以在開頭以及每個詞組中增加襯字。比如“(只用俺)一幾句一閑言一講(到)他家”,“(管教他)一萬古一英雄一沒(了)遁法”。七言二二三句式是語言骨架,襯字使得語句變得靈活多樣。子弟書的形式也是如此,只不過襯字用得更多而已?!靶值芤还彩且皇晃弧?,“一萬一八千一壽命終”,二二三句式是基本結構,在每一個環節上都可以加襯字?!埃ㄕf道是)一混沌(初開)一有個一盤古氏”,“天皇(氏)一制下一天(干)地(支)文”。

        相同內容的鼓詞和子弟書相對比,篇章結構、修辭手法的一致性就表現得更明顯。明代萬歷年間就已經流行的鼓詞《大唐秦王詞話》中有一段:

        正是秦王祝語罷,花陰深處閃來人。

        一條大漢提鋼劍,凜凜身軀八尺盈。

        月下秦王呼壯士,你今到此為何因。

        宇文近前抄定手,殿下千秋聽訴聞。

        子弟書《秦王降香》里將這區區幾句話敷衍了一長段:

        祝贊已畢復進禮,滴溜溜一股寒風撲面飄。

        霎時月朗星光燦,千竿竹動萬花搖。

        大詫一聲如雷吼,亭前慢閃一英豪。

        只見他方面大耳獅子口,生成虎背襯熊腰。

        目吐神光沖霄漢,凜凜身材九尺高。

        環睛疊暴眉一字,胡須倒卷都是瘳人毛。

        皂羅褶袖罩虎體,青緞扎巾頂上包。

        伸出五指如鋼鉆,順手斜提斬將刀。

        看罷的王爺魂不在,躬身控臂喚英豪。

        說將軍貴姓高名何方???何人駕下作臣僚?

        夤夜到此何貴干?莫非與孤王有舊交?

        好漢聞聽拳膝跪,賢王在上請聽著。

        子弟書的篇章結構同鼓詞毫無二致。從“滴溜溜一股寒風撲面飄”到“亭前慢閃一英豪”其實就是寫鼓詞“花陰深處閃來人”一句,從“只見他方面大耳獅子口”到“順手斜提斬將刀”就是寫鼓詞“一條大漢提鋼劍”一句。從“看罷的王爺魂不在”到“莫非與孤王有舊交”就是寫鼓詞“你今到此為何因”一句。二者情節完全相同.子弟書只不過是在每一個環節上增加了如形貌、對話各種細節,將原來的故事梗概描寫得更加生動可感而已。

        這些細節描寫也是鼓詞常用的修辭手段。子弟書對大漢形貌的描寫,用唱鼓詞的專業術語說就是“盔甲贊”,或者“開相”。鼓詞藝人在講述兩軍對壘、重要人物出場的時候,常常增加一段專用的唱詞來描述他的衣著和外貌特征?!啊潯际枪潭〞~,篇幅有長有短,合轍押韻,多為一韻到底?!痹诠脑~中,“對人物外形、兵刃坐騎、廝殺場景、環境氣候等的描繪,也常用唱詞來完成。同時,說書人還善于利用各種賦贊,通過鋪陳、排比和藝術夸張等,來描繪各種場面(如廝殺、宴飲,朝會等),以此營造聲勢,活躍氛圍”。子弟書在鼓詞基礎上增加的不外乎環境描寫,或者是同一個問題在不同的方面反復發問。這種手法,就是鼓詞藝人常用的結構和修辭手法。情節的主線和復線、主要故事結構,稱為“梁子”,在現實表演中現編現說,在基本情節結構的基礎上隨時加減各種細節,這種唱詞稱為“水詞”。子弟書《秦王降香》的基本結構實際上就是《大唐秦王詞話》的“梁子”,但子弟書作者增加了“水詞”。

        子弟書繼承了鼓詞的句法和基本的藝術技法,配上新的音樂形式,形成了一種新的文體。子弟書的成長過程說明,一種新文體的誕生至少需要兩個條件:第一,在舊文體土壤上吸收養料,發展到一定的藝術水準;第二,形成一種獨特的藝術形式。二者缺一不可,達不到一定的藝術水平,該文體就無法進入接受視野;沒有新的藝術形式,就沒有新舊文體的剝離標志。

        三、子弟書與大鼓書的融合

        道光以后,國運衰頹,民生凋敝。很多旗人在無奈之下,開始賣字、賣畫、賣藝。在這種情況下,子弟書也漸漸投入到了藝術市場之中。但由于子弟書的音樂太過緩慢,字少腔多,難學難記,到光緒后期就逐漸被冷落了。子弟書“一韻縈紆良久”,對著曲本聽唱的音樂特點,在有錢有閑的八旗子弟觀眾群里是可以接受的,但這種演唱特點,顯然不可能為全社會的廣大觀眾所喜愛。因此子弟書的唱法在清末漸漸消亡了,而其文詞則被大鼓書吸收,許多經典唱段現在還在舞臺上常演不衰。

        云游客在《江湖叢談》里曾有記錄:“鄙人曾與白云鵬清論所唱之曲詞,是江湖秘本為佳?還是票友們編纂的為佳?據他所說,江湖的曲詞都是平俗粗劣,還是子弟票友攥弄得活兒為美(江湖人管編纂曲詞調侃叫攥弄活兒)。今日鼓界盛行的曲詞,以早年韓小窗攥弄的為最佳。民初莊蔭棠攥弄的活亦頗可取。韓小窗先生攥弄的活兒,當初有賣唱本的‘百本張’售賣,自從百本張故去之后,韓小窗的活兒已然無處去‘肘’了(江湖人管買東西調侃兒叫肘)?,F在若能有人重印百本張所售的曲兒。定能獲利,惜以無人進行為憾?!睗h軍旗人韓小窗是子弟書創作大家,光緒時曾在沈陽組建薈蘭詩社。經研究者考證:“不少大鼓、皮影、什不閑以及走鄉串戶的盲藝人和秧歌隊的業余藝人紛紛請詩社成員撰寫腳本和唱段?!薄绊n小窗終身不仕,生活潦倒,晚年既以布衣自居,自然也就不恥于賣文為生了。他除靠繆東麟等友人接濟外,也接納了‘會文山房’‘程記書坊’的文酬?!薄耙蚨敃r沈陽藝人都把韓小窗稱之為‘咱們的大手筆’?!笨梢?,在光緒年間,子弟書作家就開始有意識地為大鼓藝人創作了。目前韓小窗的作品有子弟書、皮影戲劇本、十不閑唱詞,但并沒有專門的大鼓書唱本,很顯然他創作的子弟書本身就是大鼓書藝人央求的唱詞。而當時白云鵬等大鼓藝人,也很自然地將子弟書詞看成是自己藝術門類內部的文學,并未以異類視之。

        劉派京韻大鼓創始人劉寶全先生談到改編子弟書詞時說過:“干咱們這一行,離不開你們文墨人,我從前也有一個朋友莊蔭棠,在筆墨上幫過我的忙。像《活捉三郎》、《徐母罵曹》、《白帝城》等段子就是我們一起研究的?!薄霸~兒可都是莊蔭堂的手筆,他琢磨好了,拿給我看,我就哼著安腔,覺著哪兒要減兩句,哪兒要加幾句,或者這一句太短要加字,那一句太長得減短。還有這個字唱起來不響堂,某個字使不上勁,就和莊先生商量,請他照我的意思修改?!运ㄇf蔭棠)編的大鼓詞,可以說是雅俗共賞,跟韓小窗的‘子弟書’攙和在一起,并不輸給前輩老先生?!鼻f蔭堂所做的工作就是把原有的子弟書文本略作調整,包括把一些費解的詞句通俗化,隨文解釋某些歷史典故;或者有些子弟書的篇章太短,增加一些文字使之適應大鼓書的節奏速度。劉寶全先生再根據調整好的文本提出音樂方面的意見。實際上,劉先生演唱的就是根據現實演出情況調整后的子弟書。

        白派京韻大鼓創始人白云鵬先生則是自己動手修改子弟書。大鼓研究者曾經考證:“如《露淚緣》的《神傷》、《焚稿》就整理成他的拿手節目《黛玉焚稿》。他還把《決婢》、《哭玉》移植成大鼓段兒《哭黛玉》等等?!堵稖I緣》十三回是子弟書中的名作,……在移植時看來,那總是一百多年以上的作品了,要適應此時此地的聽眾,是必然要加以調整改動的。而且形式也不同了,聲腔婉轉的子弟書要比京韻大鼓的節奏緩慢得多,因而兩回書并為一段詞?!焙喜⒌臅r候,韻腳、上下文銜接的工作要不留痕跡,許多語句需要刪減添加。很多時候,子弟書里的語言比較典雅婉麗,觀眾不容易理解,白先生還要增加一些解釋性的唱詞。比如子弟書原作中寫黛玉懷念往事的時候,有一句詞是“曾記得吊古攀今把五美吟”。白先生的唱詞增添了這樣幾句,作為解釋“五美”的注腳:

        “五美女,綠珠配石崇,紅拂配李靖;

        明妃配漢帝,西施配吳王;

        虞姬配項羽,自刎在黃羅帳;

        這都是傾國傾城美貌女紅妝,她們哪一個有下場?!?/p>

        這樣修改之后的大鼓書就比較符合廣大市民的欣賞趣味了。北京的藝人還有條件、有能力改編子弟書使之適應大鼓書的演唱,而外地的大鼓書演員就沒這么幸運了。樂亭大鼓的研究者發現:“小段文本以七言句、十言句為主,長度大約能演唱半小時。它們是清代刊行,數量龐大的以子弟書為代表的流行唱詞,由當時在以北京為中心的城市居住的文人創作。這些唱詞出版以后,傳播到了北方的農村。樂亭和其他地方也傳來了相同的子弟書文本。藝人如果識字的話,就把它們抄下來,向弟子傳授。但是,這些小段的文本對藝人來說沒有改編的余地,只能作為固定文本,‘死詞’記住。然而,由于文盲藝人不少,在農村傳播的過程中,錯傳、丟句的問題很多?!?/p>

        東北大鼓也是以子弟書詞為藍本發展起來的?!皷|北大鼓是產于沈陽地區的地方曲種。因沈陽在歷史上曾名奉天,故當時有‘奉天大鼓’、‘奉派大鼓’之稱?!薄皷|北大鼓是清代中葉以后,在演唱東北子弟書的基礎上形成發展起來的?!薄八畛醯难莩问绞牵貉輪T自操一種小型三弦,邊彈弦邊演唱,腳下還踩著‘節子板’用以伴奏,所以又稱‘弦子書’。其唱詞多為子弟書詞,故亦稱‘清音子弟班’。昔日為鄉村土音,后漸傳人城市,唱法樂器均有所增加?!鄙綎|梨花大鼓很可能也是如此?!岸甏婊ù蠊拿叶徶υ谀暇┚幱×怂约旱某~集《梨花大鼓書詞初編》,這本唱詞集是有代表性的。十個三國段兒之外,文的《馬鞍山》,武的《寧武關》,雅的《憶真妃》,俗的《拴娃娃》,泰半是移植自子弟書。選有七個紅樓段兒,《撲蝶》、《補裘》而外有五個寫寶黛故事的,皆子弟書詞。此集出版于一九三一年?!?/p>

        從各地大鼓的唱詞來源看,大鼓書在改造子弟書的時候,并未作根本性的改動。一般都是將原文過于典雅華麗的詞語變得更通俗,或者將原文兩回并為一回,并且調整韻腳。在沒有條件的時候,直接套用都可以搬上舞臺??梢姽脑~和子弟書在格式、音韻、語言基礎上是一致的,否則不可能僅僅調整一下具體詞句就可以演唱,演出還如此自然。然而,任何一種說唱藝術,都不容忽視音樂的作用?!扒囈魳凡荒苡坞x于文學之外,它是語言的美化,想象符號的形象化?!弊拥軙囊魳窙]有經過舞臺的考驗,唱腔太過冗長緩慢,音樂節奏破壞了語言的節奏,影響了語意的完整,因而受到觀眾的冷落。大鼓書的音樂形式來自民間,是現實表演篩選的結果,符合廣大觀眾的欣賞習慣,因此一配上[來自www.lW5U.com]子弟書的唱詞就立刻走紅。

        子弟書起源于鼓詞,同時大大提高了鼓詞的藝術水準。子弟書之所以能夠流傳至今,一個重要的原因就是其文辭優美。清末子弟書的音樂雖然不受歡迎,但廣大觀眾并沒有否認子弟書的文學藝術。經典大鼓書唱段現在依然在舞臺上表演,本身就是對子弟書文學價值的肯定。在文學史上,新文體在舊文體的基礎上誕生的現象屢見不鮮。詞出于詩,小說出于話本,戲曲出于歌舞等等不勝枚舉。這一生成的過程有哪些規律性的東西,往往由于年代久遠、資料不足而難以考證。子弟書與鼓詞的關系是一個活生生的例子,展示了一種新的文體是如何從舊文體中生成,又是如何融入歷史潮流的。子弟書和鼓詞的關系證明,一種新的文體在產生的時候,一定會吸收舊文體的基本特征,并且增加一些藝術特色。這些藝術特色是在具體的歷史條件和新興的欣賞人群的基礎上誕生的。一旦這些歷史條件和欣賞人群消失,這種新文體也就很難支撐下去了。文體的消亡有兩種方式,一種是完全消失在歷史的長河里,另一種是被相近的文體吸收,從而以其他文體的形式發展下去。

        [參考文獻]

        [1]曼殊震鈞.天咫偶聞[M].北京:北京古籍出版社.1982.

        [2]佚名.子弟圖[M].天津:天津圖書館藏抄本,年代不詳.

        [3]啟功.創造性的新詩子弟書[A].啟功.漢語現象論叢[M].北京:中華書局,1997.

        [4]賈鳧西.木皮散人鼓詞[M].上海:上海書店出版社.1994.

        [5]北京市民族古籍整理出版規劃小組,輯校,清蒙古車王府子弟書[M].北京:國際文化出版公司,1994.

        [6]諸圣鄰.大唐秦王詞話[M].沈陽:遼寧古籍出版社.1996.

        [7]黎明,論長篇鼓書的創作與說唱規律[J].河北大學學報.1981,(3).

        [8]紀德君.北京鼓詞《封神榜》對《封神演義》的因革[J].北京社會科學.2007,(6),

        [9]云游客,江湖叢談[M].北京:中國曲藝出版社,1988.

        [10]任光偉.子弟書的產生及其在東北之發展[J].曲藝藝術論叢,1981,(1).

        [11]梅蘭芳,談鼓王劉寶全的藝術創造(上)[J].曲藝藝術論叢,1981,(1).

        [12]王決,從白云鵬整理《黛玉焚稿》想到的[J].曲藝藝術論叢,1981,(1).

        [13]井口淳子,中國北方農村の口承文化一捂り物の書·テキストハフ才一ンス[M].東京:風響社.1999.

        [14]熊德安.東北大鼓瑣談[J].蘭臺世界,2004,(6).

        [15]沈彭年,話說彈唱紅樓夢[J].文藝研究,1984,(6).

        [16]薛寶琨,中國的曲藝[C].北京:人民出版社,1987.

        [責任編輯:戴慶瑄]

        河南快三